《城乡中国》

 

《城乡中国》是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赵旭东教授与学生展开读书分享与集中讨论而得的一份成果。通过近三年的相互对话、反思与打磨,十个章节最初分别以独立文章的形式呈现出来,部分内容已先后发表,最终集成为本书。

本书主要从中国农民、乡村社会与城乡关系三个方面展开,试图打破城乡二元的预判,探索中国城乡关系的理想类型,以此激发一种新的问题意识,促使浸润于现代社会之中的人们能够在冷静地思考中去重新回归到一种城乡一体与城乡互动的理想中国的轨道上来,并一同为此而做出一种共同性价值的文化追求和努力。

  • 赵旭东

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兼职教授,重庆文理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兼任中国社会学会理事,北京市社会心理学会常务理事。

1998年获得北京大学博士学位,师从费孝通教授。先后任教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曾兼任《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常务副主编、执行主编。荣获2010年度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称号。

研究兴趣主要包括:乡村社会结构与纠纷解决过程的法律人类学研究,中国意识与现代中国观念的成长,民族地区习惯法的社会、生态与文化机制的比较研究等。先后发表中英文论文百余篇,代表性著作有《文化转型人类学》《结构与再生产——吉登斯的社会理论》《权力与公正——乡土社会的纠纷解决与权威多元》《否定的逻辑——反思中国乡村社会研究》《文化的表达——人类学的视野》《法律与文化——法律人类学研究与中国经验》及《本土异域间——人类学研究中的自我、文化与他者》等。

      《城乡中国》是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赵旭东教授与学生展开读书分享与集中讨论而得的一份成果。通过近三年的相互对话、反思与打磨,十个章节最初分别以独立文章的形式呈现出来,部分内容已先后发表,最终集成为本书。

       本书主要从中国农民、乡村社会与城乡关系三个方面展开,试图打破城乡二元的预判,探索中国城乡关系的理想类型,以此激发一种新的问题意识,促使浸润于现代社会之中的人们能够在冷静地思考中去重新回归到一种城乡一体与城乡互动的理想中国的轨道上来,并一同为此而做出一种共同性价值的文化追求和努力。

第一章 中国的城市与城乡关系1

一、城市的起源 1

二、中国古代的城与市 7

三、文野之别 10

四、乡土意识 18

五、结论及余论 30

第二章 中国乡村作为一种文明发展的形态33

一、作为中国农业文明的一种表现形式的中国乡村 33

二、中国农业的起源 38

三、乡村的封闭性与开放性 42

四、乡村与市场集镇的关系 54

五、封闭性和农民社会与文化 56

六、开放性和游民社会与文化 63

第三章 家庭、女性与社会65

一、分家与小家庭模式 66

二、男性祭祀与宗族社会 71

三、女性权力在家庭中的作用方式 77

四、邻里关系 82

五、财产的占有与消费 87

六、结论 91

第四章 乡土社会秩序的巨变93

一、乡土社会秩序的历史嬗变 94

二、礼治秩序与法治秩序 103

三、乡土社会秩序变迁与调适 109

四、理解乡土秩序问题 121

五、结语 126

第五章 乡土中国与转型社会130

一、作为乡土社会的中国 131

二、国家政权建设与乡土社会变迁 136

三、农村改革与社会转型 142

四、一种循环往复的律动 151

五、结语 159

第六章 理解中国农民161

一、被建构的农民形象 162

二、风险社会与农民的转化 166

三、游移于城市与乡村之间 173

四、乡村:农民价值实现的场域 178

五、结语 182

第七章 文化转型与理想中国185

一、时代背景下的文化转型 186

二、文化转型与中国意识 193

三、理想文化与理想生活 201

四、礼治秩序与理想中国 208

第八章 中国乡村文化的再生产212

一、乡村文化的人类学定义 213

二、传统社会底蕴中的乡村文化 215

三、现代社会变局中的乡村文化 219

四、乡村文化促生的社会内聚 222

五、乡村文化创生的经济发展 225

六、文化自觉与乡村文化的再生产 227

七、结论 229

第九章 文化—人—社会生态圈与城乡中国231

一、文化—人—社会生态圈的理论建构 232

二、中国的农民与市民 237

三、中国城乡关系的社会建构 245

四、文化视域中的中国城市与乡村 253

五、总结与讨论 258

第十章 中国城乡关系的理想类型260

一、古代中国文明与城市 262

二、现代化背景下的中国文明与城乡 271

三、理想中国与理想城乡 282

四、小结 291

后记293

城乡关系视野下的理想中国

赵旭东

人类自从发明了基于土地产出而有的农业生产,一群人依赖于一片肥沃的土地而世代维系并传递下来的乡村生活,便成为人类文明诸多形态中不可多得的一种社会与文化景观或形态,并与其他各种不同的并有其自身生命力的社会与文化形态共同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这其中最为主要的一种关系形态便是相互之间形成的一种彼此对照的城乡关系形态,且对于中国的城乡关系而言,二者之间从来都不是完全分离开来的,很多时候二者恰恰相互联系在一起,是作为城乡连续的一体而存在着的。而所有城乡关系的讨论也都离不开这个城乡连续体的存在。

一、城乡连续体

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无法找到足够多的证据用以说明,人类社会本文的写作得到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乡村社会重建与治理创新研究”(项目批准号:16JJD840015)的经费支持。最后,应该明确指出的是,从一种结论的意义上而言,城乡中国也便是一个城乡连续体的中国。尽管从一种支配性的意义上而言,中国的城市包容了乡村,但内涵于城市支配范围之内的乡村则从农产品的供应上滋养了城市。因此,城乡彼此之间从其一开端便是相互连续地存在在一起的。而一种过于极端和短视的现代都市化的城乡分离的主张,在使历史上以及文化上连续的城乡中国变成一种断裂开来的作为城市的中国与作为乡村的中国的二元分立。城市有一套做法,而乡村则有另外的一套做法,甚至那种试图用城市完全取代乡村的做法,不仅霸道,而且也缺乏一种真正的人文关怀。毋庸置疑,对于现代的人们而言,他们需要在一种冷静的思考中去重新回归到一种城乡一体的理想中国的轨道上来,并需要为此而做一种共同性价值的文化追求和努力。

2018年4月12日写于四书堂